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足球 > 国足 >

沈祥福离任幕后:足协数次挽留 超白金愿意继续干

来源:未知 作者:齐博
沈祥福离开2024奥运希望队
沈祥福离开2024奥运希望队

  经历了前一段热炒大牌外援转会的事情后,国内俱乐部都在引援问题上集体转入“地下工作”,无论是已经确定的,还是即将确定的,都一律对外封口,这也让国内足坛一时间无料可炒。

  于是,当老国安队员杨璞一条关于沈祥福离任的微博发出后,立刻引爆了自媒体,足协再度成了众矢之的。然而,这次的事情真相是:确实是沈祥福主动提出离开,足协官员几度诚恳挽留,但老沈返回权健工作已经无法改变,接下来只能重新组建教练组。至于原教练组的其他人,大家都表示如果足协需要,愿意继续留下来。

  关键点一:沈祥福到底有没有正式合同

  有消息称沈祥福和教练组其他成员均与足协没有正式签约,所以不存在“辞职”一说。但真实的情况是,沈祥福从2017年初,这支球队开始组建时,就是球队的主教练,一直带队工作,这是事实。从这一点来说,无论是否有工作合同,如果是沈祥福主动提出离开,那就是属于“辞职”;如果是足协要求沈祥福离开,但就是“下课”。否则大家都可以玩文字游戏,假如是足协让沈祥福离开,足协也可以说:因为我们与沈祥福没有合同,所以不存在下课一说。

  接下来,再说说沈祥福和教练组与足协有没有工作合同。答案是:并没有像国家队、U22国家队,甚至是U19国青队那些教练一样签订正式的合约。为什么?因为沈祥福所执教的这支青年军,在2017年的时候,并不在中国之队的正式组建序列里。这也是这支球队从来没有被叫做“XX国青队”,而是一直以2024奥运希望队的名称出现。

  有一个细节说明问题,这支球队在2017年7月在上海金山参加华信杯国际足球邀请赛的时候,比赛不仅不是由中国足协中国之队组织,中国之队甚至没有派出任何工作人员参与到球队工作。当时,中国足协就表示:这支球队在2017年并不在中国之队的建制中。当时代表中国足协参加亚青赛预选赛的正牌国青队是由刘俊威执教的U16国青队,这支球队的年龄比沈祥福执教的球队年龄还要小一岁。

  所以,因为沈祥福所执教的2024奥运希望队在2017年组建的时候,不在中国之队建制中,沈祥福和教练组也无法与中国足协签订像其他国字号球队的一样的正式工作合同。但是,对于这支球队,中国足协非常重视,原因就是这支球队刚好就是2024年奥运会的适龄球员,也就是说2024年的国奥队将以这支球队为班底组成。所以,即使不在中国之队建制队,中国足协也给予了非常大的保障,当时的青训部部长唐峰一直跟随球队参与组建工作,球队在上海金山参加华信杯比赛的时候,杜兆才、李毓毅两位足协高层亲自到金山观看比赛,这也是杜兆才上任后第一次看望的球队。所以,这支球队即使不在中国之队建制中,但受到的重视程度甚至要超过其他国字号青年队。

  关键点二:到底是“辞职”还是“下课”

  重新说回关于沈祥福是否辞职的问题,当初老沈上任,也是足协内部一致认可的,大家对沈祥福的工作能力、态度都非常满意,足协高层亲自找到天津权健俱乐部董事长束昱辉商谈借调一事,当时因为沈祥福并不在权健俱乐部一队工作,所以束昱辉欣然同意,并且表示沈祥福的所有工资都由权健俱乐部照发,于是沈祥福也接受了足协邀请,从球队开始组建,就一直在尽心尽力工作,并且后来找来曲波、王新欣、胡兆军当帮手,都是为了这支球队能够更好成长。这里也能够看得出,沈祥福的正式工作合同一直在权健俱乐部,即使是没有这次的离开,要么继续选择借调,要么只能与权健解约,再重新与足协正式签约。所以,这里面也不存在足协当初不想与沈祥福签约的情况。

  但是,事情在2017年10月份的时候发生了变化。足协青训部重新改组,2024奥运希望队改由男足青训部负责,原来一手组建球队的青少部部长唐峰不再负责这支球队,改由当时的男足青训部两位负责人费建、王新洛接手,费建在2017年夏天来到足协工作,王新洛过去一直在技术部,后来调到青少部工作。当时足协正在筹备中层各部门改组,国青队系列都由男足青训部负责。

  正是在这个时候,沈祥福第一次向当时的男足青训部提出了准备离开的想法,因为当时沈祥福已经接到权健俱乐部的通知:2018赛季要调到一线队工作,由于一线队全年比赛任务比较多,涉及到中超与亚冠,因此希望沈祥福能够以一线队工作为主。

  作为权健俱乐部正式签约的教练,沈祥福当然要服从俱乐部的要求,如果要以一线队的工作为主,自然就没办法继续兼任奥运希望队主教练的工作。于是,沈祥福正式向男足青训部主动提出:自己要在2018年返回权健俱乐部工作,希望足协能够提前做好准备,安排好球队的接任者,但接下来的这两个月时间里,自己还会尽全力带好球队。

  提前两个多月向足协提出离开申请,沈祥福算是对这支球队非常负责。正是因为近一年的工作得到了足协信任,因此足协经过开会研究后,决定全力挽留沈祥福,并且表示愿望去和权健俱乐部进行沟通。从2017年10月份开始,男足青训部的领导们一直在与沈祥福进行交流,希望沈祥福能够留下来,足协方面也会全力配合他的工作,两位负责人费建、王新洛分别找到沈祥福当面进行交流,为了能够打消沈祥福的一些顾虑,甚至通过一些圈内的老教练与沈祥福进行了沟通,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老沈能够留下来。

  但最终沈祥福还是表示,自己还是要服从权健俱乐部的安排,一线队工作非常重要,也不希望让老板为难。在多次挽留没有成功的情况下,足协只能决定重新寻找主教练,这样在12月的日本拉练结束后,沈祥福正式结束了在2024奥运希望队的工作。

  从事情的整个发展过程来看:首先,沈祥福的这次离开,是主动选择了返回权健俱乐部工作,而并不是足协方面的原因导致;其次,足协内部进行了多次诚恳挽留,但确实不能强人所难,毕竟沈祥福的正式工作合同还在权健俱乐部。

  关键点三:教练组成员是否也想离开

  在杨璞那条删掉的微博中曾写道:U17国青队教练组集体辞职。这里就不再继续讨论这些教练是否有工作合同的问题,因为前文已经说过,2017年的时候原本就不在中国之队建制中,所以也无需拿是否有合同来说事。

  现在的问题是,曲波、王新欣、胡兆军等助理教练是否也都主动提出“离开”。对此,笔者分别向这些其中的部分当事人、中国足协男足青训部分别进行询问。得到的答案是:这些教练不仅没有主动提出离开,而且大部分还是希望能够留下来。

  先说从足协方面的态度来看,就在1月份的U23亚洲杯比赛中,男足青训部组织了一批青年队教练前往4个赛区观看比赛,曲波、王新欣、胡兆军三人的名字都在足协组织的教练员名单里,但王新欣因为泰达梯队的另外一位教练宗磊也在名单里,两人不能同时离开,王新欣选择了留在队里。胡兆军则家中突然有变故,只能临时推掉了去观看比赛的行程,但曲波还是作为2024奥运希望队的教练代表参加了这次观摩学习工作。由这个细节可以看得出,足协内部是希望能够重作这些优秀教练,特别是这几个当年的超白金一代,他们的经历都是中国足球的宝贵财富。从2017年7月份开始,孙继海、邵佳一、肇俊哲这些曾经的老国脚陆续进入足协工作,都体现了足协对这些优秀退役运动员的重视。
 再来看看几位超白金的态度,从他们都主动愿意参加足协组织的学习班来看,首先并没有想主动离开的想法。但毕竟当初都是沈祥福把他们招入到球队中,现在沈祥福主动离开,无论作为弟子,还是足球圈里的惯例,他们都只能先跟着沈祥福一起结束之前的工作。至于接下来,足协是否继续征召他们,就要看足协或者说新任主教练的想法。当是,他们其中也有人明确表示:作为我们来说,当然希望能够继续有机会在这支球队工作,首先我们与这支球队有了感情,其次,从工作角度来说,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

  因此,接下来就是足协尽快组织好新一届教练团队的工作,现在新任主教练的选拔工作也在进行中,原来有过继续启用国内教练的想法,但这样的话,可能以后都面临与沈祥福一样的问题,因为即使签订了工作合同,也可能会真的辞职。比如现在的已经有其他国字号球队教练提出辞职,毕竟能够接到国内俱乐部的邀请,是一个同样不错的机会。

  接下来,各级国字号的主教练有可能都会由外籍教练担任,由外籍教练再来组建教练团队,当然中国足协也会推荐优秀的本土教练,特别是年轻教练进入国字号球队工作,希望他们能够积累经验,将来有更多的用武之地。